內部郵件加入收藏設為首頁

相親 >正文

婚姻中10個坑,結婚12年我終于看清

2019-06-17 10:45:26來源:閑時花開

2007年1月,我結婚,離開父母,組建小家。

那時,我對愛情和婚姻,對家庭和責任,對余生和夢想,都是混沌而輕率的,并不清楚這些詞匯的每一個,都有著清晰且沉實的力量。

時光一路向前,我也不再年輕。

12年的婚姻生活中,我與尋常女人并無不同:

上班工作,生娃養娃,柴米油鹽,一日三餐,親情家務,忙忙碌碌……

正是這種扎根生活深處的庸常平凡,讓我有機會看清俗世婚姻的虛幻和表象,也有資格觸摸普通夫妻的原貌和實相。

我想,關于婚姻,很多人,尤其是女人,大概都存在這樣10個誤區:

我養你啊

紙媒斷崖式衰落時,我曾對未來表示深切擔憂。我家先生說:“沒事,不是還有我嘛,總會有飯吃的。”

我不用掐指,就能算出僅憑他的工資無法長久維系一家人的支出。所以,我自學了其他,也在工作之余碼字賺錢,和他一起扛起養家的重負。

“我養你啊”這句話,非常動聽。但對于絕大部分普通夫妻來說,它不及“我們一起養家啊”來得實在。

作為一個尋常女人,我祝福所有被男人養的女人幸福,但也為自己能和男人一起養家而感到驕傲。

我寵你啊

結婚12年,先生包容我的所有缺點,容忍我的一切折騰,在我追逐夢想的日子里,始終給我留一扇回家的門。

每當我就此向他表達感謝時,他都會說:“這有什么啊,我愛你啊。”

但我心里清楚,沒有什么愛是可供一個人隨意揮霍的,當對此銘記,當加倍去愛,這愛才會流動,才能向前。

接聽情感熱線這些年,我愈發體會到這一點:

真正幸福的女人,并不是被男人一味寵著,而是在對方的愛里,變成珍藏愛也給予愛的自己。

因為,被寵是一時幸運,互愛才是一生榮光。

我陪你啊

年輕時,看言情小說,看偶像影視,幻想著將來要嫁的意中人是個蓋世英雄。

他會踩著七彩祥云來娶我,會上天給我摘星星,會下地給我挖寶藏,會陪我走在古鎮的小巷浪漫,會帶我來到遙遠的海邊觀日。

結婚后,才漸漸接受,意中人看起來就像個路人甲,他每天累得像狗還要去上班,受到領導批評同事排擠,為了工資還要委曲求全。

我想要的房子我們要一起供,我想要旅行他也不一定有空陪,就連我周末想和他一起看場電影都未必成行。

孩子見長,父母漸老,我們都不再年輕后,我已很少說“你陪我”,而是學會說“你忙你的”。

我不想給他壓力,我只想他能照顧好自己。我不再乞求他陪,我只想他有空時好好陪陪自己。

我想,再深愛的人,心中也有我無法抵達的森林。我愿他守護好自己心里的那片森林,和我一起慢慢老去。

我沒事啊

女人最容易犯的錯,就是在兼顧不好家庭和事業時,在焦慮和抓狂中把情緒的子彈射向離自己最近的丈夫。

我也不例外。

有段時間,我因處理不好工作、讀書的矛盾,時常對我家先生發火。他從不還口,一味接納,但并不代表我造成的傷害就不存在。

有一天,當他把我撒給他的怒火,撒向無辜的孩子時,我一下就愣在那里:

女人的情緒,才是一個家的定海神針。女人焦慮,全家雞飛狗跳;女人平和,全家歲月靜好。

我像過去那樣向他道歉,他像往常那樣大度地說:“我沒事啊,你不兇我兇誰啊。”

但從那一刻起,我懂得了:他可以假裝沒事,我不能再沒事找事。

不要打著冠冕堂皇的旗號,去肆無忌憚地傷害身邊的人。

再大度的人,也有崩潰的時刻。寬容是用來信賴的,而不是用來消耗的。

我沒空啊

我忙于辦公,整日靜坐,極少出門。家中需要購買的東西,我會列個清單,他去置辦。

或者,我無意中提到什么需要去做,他也總是抽空及時辦好。

他很少說“我沒空啊”,或者說“隨后再說吧”。他的這種態度也影響到我,讓我處理家庭事務時,也是少找借口,多想辦法,盡量用行動去解決。

如此想來,婚姻中沒有什么大事,都是一樁樁微末瑣碎的日常。

好的日子和壞的日子,也沒有清晰邊界,不過是前者充滿了小確幸,而后者布滿了小矛盾。

每個人,都不該拖延好日子。

你溫柔啊

我打小就不是傳統意義上溫柔的女孩子,結婚后更沒有刻意去當溫柔的人。

但我也欣賞美,喜歡那些低頭溫柔似水、抬頭桃面如花的女子。

只是工作后不少面容姣好、性格溫柔的女孩子向我傾訴:“當初他覺得我溫柔,如今又嫌棄我無用。”

這讓我對溫柔有了思考。

我想,在時代進步和現實碾壓中的女性,僅僅有表面的“你溫柔啊”,根本不足以抵御現實殘酷和生活風險。

真正的溫柔,是內心有城池隊伍,臉上有云霞月光,是污泥之上開出皎潔花朵。

你大度啊

我結婚后,曾經和公公婆婆同住10年。

盡管,我和兩位老人之間沒有什么大矛盾,但偶爾磕碰也常有。當我覺得委屈的時候,先生從來沒有說過:

“你要大度啊。”

他總是站在我這邊,去做父母的工作。正是他這種從不強求我大度的態度,讓我變得越來越大度。

好的婚姻里,絕不是要求一個女人大度,而是有個大度的男人沖在前面開路,讓一家人齊聚到開闊之地。

你信我啊

結婚10年時,我曾和先生一起回望我們的過去,發現很多夫妻都說過的兩句話,我們鮮有說過:

“你信我嗎?”“我信你。”

我們之間很少在相信與否這個問題上消耗彼此,我們更擅長的事情是:一起去面對吧,去努力試試吧,去解決這個問題吧。

信賴,不是一個概念,而是一種行動。讓對方信賴,不在于說什么,而在于怎么做。

你聽我的

過去6年間,我發現絕大部分人的婚姻故事都過得并不幸福,我也由此總結出他們不幸的一個重要原因:

總想讓對方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,總想讓對方成為自己想象的那個人,而不是他自己。

12年的婚姻也一再提醒我:

如果你想讓一個人朝最壞的方向發展,就不斷地控制他。如果你愿意陪一個人變好,那就從內心深處接納他。

好的夫妻,很少說“你聽我的”,而是喜歡說:“好啊,你去試試吧。”

其實,不管是大人,還是孩子,他的成長都不來自說教,而來自歷經悲歡后獲得的真知。

你愛我啊

如果說,結婚12年,我最大的變化是什么,我想,就是把原來理直氣壯的“你愛我啊”,換成了今天珍藏心中的“我愛你啊”。

因為,前者是索取,是控制,是炫耀,是驕傲而不自持。而后者,是給予,是肯定,是成全,是謙卑仍在修行。

而修行,找到努力平和、溫暖明媚的自己,才是婚姻內外,每個人最終的使命。

在《致郭襄》中,作者程靈素以《神雕俠侶》中郭襄的口吻寫道:

“我走過山的時候山不說話,我路過海的時候海不說話;我坐著的毛驢一步一步滴滴答答,我帶著的倚天喑啞。

大家說我因為愛著楊過大俠,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;其實我只是喜歡峨嵋的霧,像十六歲那年綻放的煙花。”

是的。

郭襄不是因為愛著楊大俠,才在峨眉安了家。她只是對內心一場青春的煙花,割舍不下。

我們也不是因為某個人,才進圍城成了家。我們只是不愿辜負這短暫一生,所以才拼命長大。

所以,我們的愛,我們的家,我們的伴侶和婚姻,都是我們自身外延的故事。我們修好了自身,一切才會安穩。

這才是結婚12年后,最想說的話。

?

責任編輯:王曉鶴

平頂山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1.平頂山新聞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。未經平頂山新聞網的書面許可,任何其他個人 或組織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將平頂山新聞網的各項資源轉載、復制、編輯或發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場合;不得把其中任 何形式的資訊散發給其他方,不可把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務器或文檔中作鏡像復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平頂 山新聞網的任何資源。若有意轉載本站信息資料,必須取得平頂山新聞網書面授權。
2.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平頂山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 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3.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平頂山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 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4.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30日內進行。

站內新聞網檢索

數字報紙

熱點視頻

豫公網安備 41040202000026號

中彩网3d